一人一信 反對香港政府保安局修訂《逃犯條例》及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》 ﹣ 引發引渡逃犯人權問題和潛藏政治檢控問題

已經有 108 位人士參與一人一信

香港添馬添美道2號
政府總部東翼10樓
保安局A組
保安局局長李家超

李局長:

2018年,香港女子於台灣慘遭其同樣來自香港的男友殺害,其男友殺人後逃回香港。由於香港和台灣沒有引渡條款,因此其男友得以在香港消遙法外。港人在台灣被殺害的個案中,同屬港人的疑犯通過漏洞而逃過審判,的確是令香港市民,包括本人難以接受。

可是 貴局最近卻在毫無預警之下,提出修訂現時的《逃犯條例》及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》,引入所謂「一次性」引渡安排,由香港法院和香港特首作審批,將逃犯引渡至不同司法管豁區受審,其中包括台灣、澳門以及中國大陸。香港保安局有意在這特殊處境下,打開香港之司法制度缺口,以迎合中國政府,本人對此非常擔憂。

在現行條例之執行情況下,香港會要求引渡方不能處以酷刑、重刑或死刑。可是,現時中國大陸並未批准履行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 (ICCPR) ,未能證明可以履行公約中,刑事訴訟程序中的最低限度保障。在最嚴重狀況下,香港市民於修例後有機會在沒有干犯「最嚴重罪行」的情況下,於中國大陸遭施以酷刑甚至死刑。

同時,中國大陸政府亦有機會可以以刑事罪名為由,透過香港法庭「合法引渡」在港的政治異見人士。雖然 貴局聲稱這修訂中的引渡機制不涉及政治、宗教及種族個案,疑犯被引渡後亦不會增加新控罪,但在過往多年,中國大陸政府曾以其它罪行,例如非法經營罪、走私罪、逃稅罪等,作為檢控政治異議人士理由。本人有理由懷疑,本次修例會令逃離中國不公平審判的人,在香港遭「合法引渡」到中國大陸受刑,嚴重破壞香港的法治。 貴局提出這種破壞法治,無視《基本法》的建議,本人不能接受。

在此,關於修訂與否,本人謹要求 貴局:

  1. 按《基本法》規定和一國兩制原則,來考慮是否需要修訂。目的是保障香港人和各地在港人士的人權、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 ;
  2. 以確保香港的法治和公義,來考慮是否需要修訂;
  3. 若修訂不附合《基本法》和一國兩制原則,或破壞香港的法治和公義,或未能保障人權與自由,不應倉促修訂。

若要處理是次案件,其實不需修訂,本人要求 貴局接納下列建議:

1.         可與台灣當局進行逐次個案的安排。從逃犯的人權角度看,因香港沒有死刑,不應直

接引渡逃犯到有死刑的地區,這是世界上的引渡習慣。是次,我們建議香港和台灣可根據國際人權原則和引渡習慣討論引渡內容,譬如,最常見的,是不引渡但可在香港審判、判刑和執行刑罰,或引渡但與台灣當局商議與香港在地對等的刑罰(如不可行死刑)。這些都有國際慣例。

如要修訂,本人亦在此要求 貴局接納下列建議:

  1. 儘快交待本次修例的細節和儘快將草案公佈;
  2. 按《基本法》規定和一國兩制原則保障香港人和各地在港人士的人權、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 ;
  3. 確保修例不會破壞香港的法治和公義;
  4. 以條文保證是次修例針對的,是如今次處理台灣慘案中,公義無法得到彰顯之案件;
  5. 只安排香港與台灣的引渡機制,開放過往對台灣的引渡限制,不包括中國大陸地區,以避免爭議。香港和台灣均遵守國際人權公約,可直接按國際標準商討,例如不引渡但可在香港審判、判刑和執行刑罰,或引渡但與台灣當局商議與香港相符對等的刑罰(如不可行死刑)等等;
  6. 刑罰要與香港相符,引渡國不能判處疑犯死刑、鞭刑、割刑或其他在香港法庭不能判處的刑罰,這些都有國際慣例;
  7. 拒絕處理任何宗教法庭的引渡要求;
  8. 每次事件都是逐次、一次性的引渡,皆設下日落條款;
  9. 由於修例涉及極具爭議的內容, 貴局以至香港政府應進行廣泛而不少於六個月的公眾諮詢、學術討論和互動交流,確保修例不違反《基本法》和一國兩制、不會破壞香港的法治和公義、能夠保障香港人和各地在港人士的人權、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。